家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家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贩毒者与同伙内讧致妻屡遭轮奸 为家人平安自首 图片

发布时间:2020-01-14 21:24:07 阅读: 来源:家用机厂家

贩毒者与同伙内讧致妻屡遭轮奸 为家人平安自首

许强是湖北枣阳人,20岁到广东闯荡,踏进了吸毒、贩毒的圈子。7年的贩毒生涯里,许强曾挥金如土、不可一世,但最终却也因毒贩斗争而穷途末路。

昨天,许强给《法制晚报》打来电话,表示愿将自己7年的经历公之于众。用他的话说,这个决定是最后的救赎,孤注一掷是为了让家人摆脱纠葛、让坏人绳之以法、让天下毒贩以己为戒。

今天上午10时40分许,许强和女友李桥一起,来到北京市公安局禁毒总队自首。许强给父亲发了一条短信要老人“不要担心”,随后向怀孕的女友鞠躬道别后,走进了总队大门。

留着干练的寸头,有着结实的身板,眼中布满血丝,走路时喜欢把香烟和手机一起拿在手里,一块有些老旧的金色手表在袖口处时隐时现。第一眼看去,许强更像是个普通生意人。

两人的居所大小不到8平米,一张双人床和一个简易的衣柜便占据了一半的空间。屋里最贵的东西,是桌子上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他们每天的生活费不超过10块钱,连鸡蛋都算荤菜。因为女友怀孕需要补充营养,许强隔几天去买3块钱的猪肉添点儿荤腥。

回述自己的跌宕生涯,许强都没有过多的表情,他显得格外平静,整个交谈过程中从未展露过一次笑容。“就算是判处我死刑我也一点儿都不后悔。如果自首能让我的家人安全,那就行了。”许强跟记者强调。

他乡遇故知的情怀,让许强和这位老乡成了朋友。被保释以后,老乡开始把赃物卖给许强,许强再以数倍的价格转手卖出去。利润不高,但对当时的许强来说诱惑却足够大。

通过老乡,许强在惠州认识了不少从事色情行业的女孩儿。在朋友的影响下,他开始涉足这一行。到了2007年,许强已经是当地一家桑拿中心的经理。用他的话说,2005到2007这两年是自己人生最辉煌的阶段,因为自己有的已经不仅仅是大把大把的钱,他满意的,是自己在惠州的影响力。“随便一个电话,就能找来一两百的哥们弟兄”。

也正是2007年,许强第一次接触毒品。在一些湖北老乡的忽悠下,他尝试将一粒红色的麻古(一种冰毒的加工品)加热后吸入鼻腔,但当时他只是觉得这东西很苦。

2007年年末的一个晚上,许强当时的女友小梅开生日派对,为了攒面子,许强通过关系买了大量麻古,很快便被吸食一空,于是许强又第二次托人购买。

许强介绍,因为自己当时在惠州有一定的影响力,2010年底,周良找到许强,表示愿意作为他的投资人和“军师”一起贩毒。考虑到周良在当地很有实力,两人一拍即合。

第一次合作,他们不到一个月卖光了50克冰毒,后来“生意”越来越好。但许强感觉收回的钱却不够分量。他设法查看账目,果然发现周良做了“花账”。这个贩毒的团队起了内讧,许强出手打了周良,并要求周良写下欠条,日后还给自己3万元钱。

“我们贩毒的都有枪,当时他来找事儿我就拿枪对着他,结果子弹卡壳了也就没造成什么伤亡,但我却因为非法持有枪支被公安机关抓了。”许强说,他因此在监狱里度过了一年的时间。在这期间,团伙里的部分成员被判刑,而周良则处于在逃状态。

出狱后,许强找到曾经贩毒的“兄弟”们要钱。“因为我入狱时他们还在贩毒,市场是我开拓出来的,我的功劳最大,所得当中理应有我一份。”自此以后,许强等人的内部斗争开始逐渐明显。

许强没有大动作,只是暗地里计划着找机会将对手们送进大牢。2013年4月,他的女儿将要过生日,许强便和在广东梅州上班的爱人一起回湖北枣阳老家为女儿庆生。

余建设的举动惹急了许强,但同时余建设和这名毒贩也都觉察到了许强的不满。于是当许强夫妻回到广东后,两人便合谋带人轮奸了许强的妻子,试图逼许强改变想法。

这件事之后,许强打算投案自首并供出这些毒贩时,又被那名毒贩带人威胁阻拦。“去的路上他们好多人开车把我们拦下来,然后威胁我不让我去自首。”无奈之下,许强终于放弃了自己在广东的事业,和妻子一起回湖北老家生活。回家之前,许强举报了制毒的王志、王成两兄弟,两人被抓入狱。

可是,余建设等人对他的折磨却并没有因此而结束。在2013年10月之后的4个月里,就在枣阳,余建设和那名枣阳的毒贩先后5次找人轮奸了许强的妻子,有一次甚至当着许强12岁女儿的面。

于是在北京,许强和李桥住进了文慧桥附近的小旅店里。李桥在附近的饭店当服务员,许强在KTV当保安。去年10月,李桥发现自己怀孕了,便辞去工作,两人的生活靠许强的每月3000多元的收入。

但之所以现在自己会这样穷困潦倒没有丝毫积蓄,都是在吸毒时挥霍所致,“吸毒就兴奋,睡不着觉,找朋友赌钱,最严重的一次打了7天的牌没睡觉。输钱的时候,都是几万几万地往外送。”

最让许强纠结的,是他的家人。许强说自己内心无比复杂。自从离开家后,他从没给家里寄过一次钱,原因只有一个,他在和父亲怄气,“我让父亲知道我把钱都造了,花没了也不给他。”

母亲知道他贩毒的事,尽管生气,还是耐心地劝说他放弃。知道许强在枣阳有“朋友”,而且常去找他们打牌,母亲便经常找来家里的亲戚陪许强玩,避免他再去结交损友。当年许强对母亲的举动嗤之以鼻,这也造就了如今许强心中对母亲的愧疚。

而当她得知许强在贩毒时,哭着求他不要继续下去,只希望能和他一起过踏实的日子,哪怕穷苦一点都无所谓,“我知道她都是为了我,我告诉她我要去自首,她又哭了,让我别去,如果没有我就没了希望没了依靠,她也不想活了。”许强说。

而谈到12岁的女儿,许强努力想了想,似乎这么多年也没有真真正正地陪伴过她,甚至抱一抱她的机会都很少。对于女儿,许强唯一的“父爱”就是回家时给她买些新衣服、好吃的,再无其他。

另一方面,是想作为一个前车之鉴,让天下所有吸毒、贩毒的人,看到这条路的结果是什么,引以为戒。“我知道我罪过太多了,但就算是判处我死刑我也一点儿都不后悔,如果通过自首能让我的家人安全,那就行了。”

在大门口,许强给父亲发了一条短信:“爸我今天去自首了,你把儿子养这么大,儿子也敬不了孝道了,希望您和妈保重身体,儿子一定好好改造,争取在您们二老有生之年能给您们养老送终。”

看着发送成功的通知,许强仍不放心,颤抖的拇指终于还是按下了父亲手机号码旁边的拨号键,“爸,您放心不用管我,组织也会根据自首的情况量刑的,您和我妈在家里好好的,不要担心。”

挂断电话后,许强转身和女友拥抱在一起,向女友鞠躬道别,再也没有多说过什么,跨进了大门。相比于昨天,许强的脸上,增添了更多的凝重。而女友的脸上,则布满了泪水。

其母亲告诉记者,由于许强多年来很少回家,她的确听说许强涉嫌贩毒、吸毒,因此她也曾经多次打电话对其进行劝说。期间,更从老家前往广东找许强面谈,“我一直跟他说,让他别跟那些朋友瞎混,没有好处。”

对于许强所述妻子被施暴等事实,其母亲均予以佐证。提及自首,许强的母亲称,儿子之前也确向自己提到要去公安局自首一事,“我支持他去,受受教育也好。”

但对自己被余建设和枣阳的毒贩多次带人轮奸侮辱一事,她都予以认可。“有这些事儿,我本来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不想多说什么,但为了许强,你随便问吧。”电话那端的她哽咽着说。

谈及许强自首一事,她的情绪异常激动,除了哭泣之外,声调也提升了不少。她说,她现在在四川老家生活的十分安稳,没有再受到过那些毒贩的骚扰。而在回到老家之后,她和许强也断断续续地有着联系。

但她的劝说并没有得到许强的认同。“他跟我说要给我去报仇,自首之后把那些人都抓起来。还让我跟他离婚,找人改嫁。我就跟他说,我不用他给我报仇,让他不要去。我俩在那么苦的时候都没离婚,我现在干吗要跟他离婚。真的,他是个好人。”

但至于许强是否贩毒、吸毒,该民警表示怀疑,且并没有十足的证据能够证明许强涉毒。而对于其妻子被施暴一事,派出所的民警则表示并无此事。“他当时报案了,我们也有民警去现场调查,但没有这回事儿。”

性感图片

制服丝袜

美女写真

美腿丝袜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