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家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博白九旬抗战老兵此生最大心愿盼望见到两个哥哥或其后人热点玉林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3-02 14:44:15 阅读: 来源:家用机厂家

志愿者上门慰问,老人说盼望见到两个哥哥。

(原标题:九旬抗战老兵,寻找两个哥哥 77年前三兄弟先后当兵,此后再没见面,老人希望联系上哥哥或其后人)

77年前,满怀报效祖国的热情,博白县博白镇农民邓发昌和两个哥哥先后参军,奔赴前线、北上抗日。自那时起,兄弟三人再也没有团圆过。1950年,抗战胜利回到家乡的邓发昌,没有等到两个哥哥回来,反而与他们“失联”,从此寻找两个失联哥哥成了邓发昌此生最大的心愿。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两个哥哥仍音讯全无,如今90岁的他急切盼望见到两个哥哥或其后人。

满怀报国热情,兄弟三人先后从戎

数十年来,邓发昌及家人遭受半个世纪的相思之苦,为能与两个兄长谋面,邓发昌一直在努力寻找。

邓发昌的父亲叫邓匡俊,与妻子生育5个儿女(3男2女),1930年撒手人寰,留下5兄妹与他们的母亲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异常艰辛。邓发昌和两个哥哥从小打苦工,以减轻家庭负担。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三兄弟满怀报效祖国的热情,先后报名参军:1938年冬,两个哥哥加入了远征军奔赴前线,北上抗日。受两个哥哥的影响及带动,1941年邓发昌应征入伍,加入中央直属部队步兵95师,主战场在云南最前线,持续与日军交战了数年,直至1945年日本无条件宣布投降,才退出战场,所在部队负责海防,日本兵撤走后,辗转北上赴山东休整。

此生最大心愿,盼望见到两个哥哥

战争结束,全国解放,1950年春邓发昌回到阔别9年的故乡。

回到博白后,邓发昌被安排到服装厂上班,工作之余,骑一辆三轮车搭客,月收入20多元。不久,邓发昌结婚生子,在博白县城有一份稳定工作,如今,邓发昌每月领取2000多元退休金,两个儿子也已退休。

邓发昌说,不管在部队还是家乡,他一直没放弃寻找两个哥哥。

一次,有人从贵阳带回一封信,信中提及有个孩子叫邓普恩。邓发昌认为,他在贵阳无亲无戚,是否是失联哥哥的来信?这封信重新唤起邓发昌寻找失联哥哥的念头。不久后带信人因病去世,线索又中断了。邓发昌托人写了很多信寄去贵阳,均石沉大海。他还多次向博白19位远征军参战老兵打听两个哥哥的消息,但一点线索也没有。

3月8日,记者来到邓家——博白县博白镇饮马江一路007号,四周高楼林立,邓家住房居于中间,是4间破旧砖瓦房。见到有人来探望,90岁高龄的老人起身倚墙慢慢走出来,女婿冯修俊忙来搀扶,老人笑容满面,与客人握手问好。

身份证清晰记录,老人是1925年3月26日出生的,个人档案材料显示系远征军参战队员。谈及老人的身体状况,冯修俊说,岳父右脚骨头坏死,腿脚不便,走路靠拐杖,耳有点背,吐字也不清,与他谈话,需要做手势比划。

盼知情人提供线索帮老人圆梦

与老人交流过程中,记者深切感受到老人对两个兄长的思念之情。几十年来,每年春节吃团圆饭时,老人总会留两个座位,说是给两位哥哥的。平时老人喜欢在儿孙面前,絮絮叨叨地讲述远征军打日军的传奇故事。提起两位大哥,老人眼泪不由自主地滑落。尽管由于年龄关系,哥哥也许不在人世了,但起码联系上哥哥的后人,也能了却老人一辈子的记挂。

问及两个哥哥的名字,老人说,由于年代久远,加上年纪大了,他只记得一个哥哥叫邓富昌(排行37)。参军后,兄弟三人各自在战场上,一直没与家人联系。

17日下午,博白微笑爱心协会会长梁冰冰告诉记者,他们从3月10日开始,利用业余时间逐一走访博白县内健在的抗战老兵。通过邓发昌老人的讲述,得知老人渴望寻找两个哥哥的心愿,他们深受感动,也在尽最大努力帮老人圆梦,同时呼吁知情人提供线索。

如果读者有关于老人亲人的线索,不妨与本报联系,电话:13977588136(本报热线),0775-2803338(本报陈瑜工作室)。

西安莲湖中童儿童康复医院

西安生殖保健院

青岛白癜风研究所

杭州复旦儿童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