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家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写信是独处的一种方式

发布时间:2020-07-13 18:49:21 阅读: 来源:家用机厂家

小叔高考落榜后,从县城来到合肥,在一家工厂上班。

每周总有那么几天,他来我家吃晚饭,有时离开饭尚有一段时间,他便伏在书桌上写信。

信总是写给那几个人。据说他们有四兄弟,皆来自高中同一个班。小叔年纪最长,排老大,于是,剩下三位的难和烦纷纷找他疏导、解决。

可那时的小叔尚且自顾不暇。我曾偷看过他的信,届时、有朝一日、等我们频繁出现,与其说他鼓励众兄弟,不如说,他在鼓励自己。

赵老二在扬州上大一,张老三在珠海打工,孙老四选择复读同龄的年轻人在不同机缘和选择下分道扬镳,他们的交集仅限于信,每个人都在与另外三个通信。

小叔写信时,背微驼,伏着,在我眼中,少白头越发明显。

我总是想,平日几乎不说话,一开口脸就憋得通红的他,哪有那么多事儿可写?果然,一日,我发现他并没写信,只是在一叠废增值税表的背面抄着《罗兰小语》。

不写信了?我问。

练好字,信才写得好看!

许多年后,我才意识到,写信之于小叔是释放,是梳理,更是一项审美活动。

彼时,我已在大学,我最好的朋友王娟每逢大课必写信。

她总是展开信纸,在第一行写一个郜字,打冒号郜是她远在蚌埠的另一个闺蜜的姓。

开头千篇一律,有区别的不过是我在思想品德课堂或古代汉语课堂,接着,交代近况,看了什么书、电影,有什么新鲜想法。

沙沙沙。

大课将尽,她把头拔出来,那一瞬间的神情,如孙悟空的精魂刚归位肉身,于四周有片刻的疏离。

我总有些妒忌

作为最好的朋友,她有什么不能跟我说,非得给别人写信?

好几次,她给我看信,我又问,跟我说过一遍的事为什么还要告诉别人?

我写在纸条上,推给她,少顷,她推回来:给郜写信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习惯借此排空自己。

想象一个理想的读者你最信任、令你最放松的人坐在面前,你说给TA听。写作课上,老师说道。我忽然想起王娟每每写下郜,打上冒号时一脸的平静。

让你写信写到习惯的人,想来也是人生的理想读者吧?

很快,我也找到了理想的读者。

在自习室、图书馆、循环播放广告歌曲的西式快餐店,我拔开笔帽,铺开信纸,固定一个称呼,报告一切。

又在细节上下功夫

在小卖部翻检、挑选印着不同花案的信纸,将邮票倒贴在信封右上角,学着把信叠成心形、蝴蝶形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一如当年,小叔放下笔,总有些错愕:啊,开饭了?

寄出的信无法计算,至毕业,我将收到的信塞满一个枕套,打包装进行李。

一去十年。

前几天,一位女友提及她写的一封信。

写给她已分手、仍留情的前男友,写到第二页,泪水打湿了信纸。我关心那位男士的反应,女友的焦点却在她写信时的纠结。

好多年没写信了。女友说,提笔时,竟不知该如何称呼,只在写完后,填上他的名字。

是啊,好多年没写信了。

我看着她,想象一灯如豆,提笔泪流的情状她在其中获得的伤痛多还是安慰多?写完信,是更纠结还是趋于平静?

他也许会感动,女友终于提到对方可能的反应,但这已与我无关。信写完,我这里已画上句号。

我们写过的信也大多如此吧。

我们借之排空、厘清,堆积在胸口大团的情绪随文字潺潺流出,写完的刹那即为上一个自己画上句号。我们在理想的读者面前说、笑、哭、闹,以笔一对一,是交流方式,更是一种独处方式。

我突然想起那些年写过的信,见过的写信的人。物是人非,知交零落,但在纸端消磨过、享受过的美好时光真实存在,用心写过的信,都给过我们快乐。

崇左西服订做

黑河制作工作服

莱芜设计西装

丹东制作西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