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家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澳大利亚养老金制度镜鉴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0:16 阅读: 来源:家用机厂家

澳大利亚养老金制度镜鉴

最近中国主流媒体上纷纷热议“中国版的401K”,并大多持肯定态度,认为其对金融市场的发展有利。  无独有偶,今年8月20日恰巧是澳大利亚现行养老金制度推行的20周年纪念日,澳大利亚的主流媒体也在审视自身的养老金制度,在承认其现行制度需要继续改革的同时,他们也一致肯定了这20年来养老金制度对经济发展所起到的巨大作用。  借着这个巧合,我们不妨也借一下他山之石,参考一下澳大利亚的经验。  澳大利亚现行的养老金制度始于1991年,属于确定给付(Defined Contribution)类型。具体地讲,就是雇主需将相比不少于其雇员薪水9%的额度,存入由雇员自己选择的养老金公司账号,并在退休年龄前不得动用。到了退休年龄,雇员就可以提取自己养老金账户内的资金来为自己提供生活保障,从而提高生活质量并降低对政府的倚赖。  经过了20年的发展,澳大利亚的养老金总量已从1000多亿澳元激增到13000亿澳元(澳元和美元大致等值),排名全球第四,并超过了澳大利亚全年的国民生产总值。  整个养老金行业也是日趋成熟和壮大。根据金融监管机构在今年1月份发布的数据,澳大利亚管理资产超过10亿澳元的大型养老金公司达到100余家,其中最大的18家管理资产均已超过100亿澳元。这些大型的养老金公司构成了澳大利亚大型机构投资者的主体,并极大地推动了澳大利亚经济和金融市场的发展。  反映这些推动作用最明显的地方就是澳大利亚的股市。首先,这些大型机构投资者的投资决定更为理性,既不会仅因为市场的攀升而盲目跟从,也不会因为市场稍一掉头就慌乱抛售(相反,在金融危机股市大跌时,澳大利亚股市新增发的股票里的60%都是由养老金公司购买的,这帮助很多急需融资的企业渡过了难关)。所以从客观上来讲,他们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稳定市场的作用,并降低了市场的波动幅度。  其次,这些机构投资者往往都是在做过充分研究后才作出投资决定,他们会对上市公司的长期前景作出理性的评估,并作出相应的购买或是出售的决定。如果这些大股东们能够高瞻远瞩,从长远的角度来看问题,上市公司的管理层也自然就会踏踏实实地做事,以企业长期利益为出发点。这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企业做出杀鸡取卵的短视行为的可能性。  再次,大型的机构投资者的存在也可以帮助改善上市企业的公司治理结构(Corporate Governance)——如果一家上市企业的股票大多由中小股东所持有,那股东们对董事会的权力监督就会大大弱化;相反,如果若干家独立的大型机构投资者掌握着这家企业的大量股票,就可以起到监督董事会的作用,让董事会和管理层一起真正地卖力为股东服务。所以,这些养老金资本很大程度上促动了澳大利亚股市的良性发展。  相比澳大利亚股市,中国的股市尽管规模要大许多,但在很多方面还不规范。试想,如果中国的股市也能有大量的机构投资者长期驻扎,自然也会对股市起到逐步规范、稳定的积极作用。  相对于对股市的促进,养老金公司在投资大型长期项目上所扮演的角色更加不可替代。由于大部分澳大利亚人在退休之前都不能动用自己的养老金,他们的资金也就要在养老金公司存放30~40年,这就给养老金公司提供了充裕的时间和资本搞长周期、大额度的投资,比如基础设施资产。  如今的澳大利亚,几乎每一项大型基础设施项目的建设,背后都有大型养老金的身影。他们往往组成财团,收购或建设基础设施项目,涉及类型包括机场、港口、高速公路、发电厂,甚至体育馆、医院、监狱等等。由于和传统的上市资产相比,这些非上市的基础设施资产回报相对稳定,所以很是受养老金公司的青睐。而从各级政府的角度讲,大量养老金资本的活跃,又极大地减轻了由项目建设给他们带来的财政压力,所以说这是一种政府和养老金公司双赢的局面。  相比之下,中国的很多基础设施项目还是由地方政府牵头,政府官员需亲力亲为负责融资、建设。这给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地方财政造成了极大的负担(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如今的地方政府债务风波就是当前模式弊端的一种体现)。加之政府对项目前景的评估和分析又往往不如专业投资者准确,造成很多资金被浪费在错误的项目上。  另外,由于很多基础设施的融资方式是通过政府从银行贷款,大量的相关风险又被转接到了金融系统,为整个经济的整体运行增加了很多不确定因素。  如果中国也能有一大批的养老金公司来投资基础设施,地方政府肩头上的很多压力就可以被卸掉。另外,有了大量专业投资团队的参与,资本可以被更有效分配到前景更好的项目上,以避免浪费资源在存活性差的项目上,并进而减少银行坏账的可能性。  养老金的资本已经渗透到澳大利亚的各个行业,掌控着大量的上市与非上市公司、房产项目、基础设施资产等。无论澳大利亚哪一个行业蓬勃发展,都会以提高养老金公司投资收益的方式,将相当一部分经济利益回馈到普通民众手里,以保证财富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循环。  在澳大利亚曾经发生过政府或是工会指责某些上市企业牟取暴利的事件,被指责的上市公司老总理直气壮地指出自己的公司股票由大量的养老金公司所持有,所以利润很大程度上最终又回到普通民众手里的例子。  最后还有一个相对不明显但却同样重要的积极作用,就是澳大利亚成熟的养老金系统,很大程度上成就了澳大利亚今天高度发达的金融业。偏居一隅的澳大利亚,尽管仅有不到2200万人口,却拥有一个很成熟的金融行业,在其金融中心悉尼和墨尔本,遍布着大量的投资银行、投资咨询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其中很多,尤其是在基础设施投资领域,都是澳大利亚自己培育出来的世界级公司。这些金融机构扮演了传统的商业银行所不能替代的角色,并极大地推动了资本的流通。如果翻一下它们的客户目录,就会发现他们大量的客户都是养老金公司,  试想,如果中国也能建立起一个成型的养老金系统,整个金融业也会随着蓬勃发展并真正大力推动资本流通。  如上所述,澳大利亚的养老金系统确实为推动经济和金融市场发展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除此之外,在如今这个全球老龄化加速的大环境下,这个系统还极大减轻了由养老而给澳大利亚政府造成的财政负担,让政府能轻装前进。  如果中国也能建立一套类似的系统,虽然在初期的道路可能不会很平顺,但从长期来讲,想必还是利远远大于弊。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