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家用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罗飞创投者的三重角色

发布时间:2021-01-22 01:44:53 阅读: 来源:家用机厂家

罗飞,松禾资本的董事长兼总经理,从1996年以来就投身创投事业,其参与过的中小板上市公司荣信股份最高时曾带来超过70倍的回报,在香港上市的A8传媒和在韩国上市的三诺电子均带来数倍的投资回报。据他测算,他所在的创投公司平均每年获得30%的业绩增长。

而让罗飞更骄傲的却是“飞跃彩虹”等在内的一系列公益项目。“飞跃彩虹”是从56个民族中挑选8到12岁的孩子,组成童声合唱团,让孩子们用自己的民族语言演唱歌曲。这些孩子多是父母常年外出打工的“留守儿童”,他们的童年缺少了同龄人的快乐。而音乐最能激发孩子们阳光的一面,外出演出让孩子们看到外面的世界,悄悄埋下梦想的种子。

罗飞的本科和研究生均就读于北京大学,他说北大留给他最深的印记是“胸怀天下”。他所做的创投和慈善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帮助有志者实现梦想,飞向彩虹之巅。

成败维系于团队

“为什么要投资一个项目?”罗飞答:“团队”。

“如何控制所投资项目的风险”又答:“团队”。

“为什么放弃一个项目?”再答:“团队”。

在他看来,被投资企业,尤其是创业初期企业的成败均维系于团队之上。罗飞用了几个他们所投资的项目诠释了他的理念。

荣信股份是罗飞及其团队投资的一个经典项目,荣信股份上市后股价最高时的回报超过70倍,目前依然有30多倍,但对荣信股份的投资也是一波三折:第一笔投资充当了“天使投资”的角色,当时荣信股份的营业收入不足400万元,这笔投资超过了当时荣信股份的营业收入;在2003年因受宏观调控的影响刚刚壮大起来的荣信股份发展受挫时,罗飞及其团队依然追加了第二笔投资;后在荣信因两大国有股东破产前路未卜之时,罗飞及其团队一方面接受原有大股东受让的股份,另一方面支持管理层的正常决策、运作,并帮助管理层实行持股改造,与管理层一起参与增资的方式获得更多的股份,以稳定企业的正常经营运作。

罗飞说,对荣信的持续投资正是看好了该公司的管理团队。“这个企业虽然在鞍山老工业基地,但是团队大部分成员都是清华毕业的,具有深厚的学术背景;技术来源是消化乌克兰的既有技术,这两点非常吸引我们。”

直到2007年荣信股份在中小板成功上市时,罗飞及其团队伴随着荣信走过了曲折、艰辛的五六个年头,去年荣信股份也创纪录地达到了将近1个亿的利润,成为了国内最大的高压动态无功补偿装置生产商,成为在国内能与西门子、ABB这样的超大型国际跨国企业一较高下的直接竞争对手。“经过这么多年风雨历程,看到荣信股份能逐步成长壮大,并能够成为与跨国企业在同一竞争平台上的民族企业,我们投入的辛劳、经历的艰辛是非常值得。”罗飞不无感慨地说。

“我们看重的是团队、团队的抱负,当时荣信只是很小的一个企业,但是就有梦想能与ABB、西门子抗衡;三诺电子的梦想是希望不仅仅只做一个配套商,它希望在作配套商的同时,能够去尝试同行没有尝试过的东西;同州电子梦想是希望能够在数字电视传输设备制造做行业龙头。我们通过投资跟踪这些项目五六年之后,通过经营团队不懈努力,抱负也在一天天的实现,也使我们的投资回报不断地增加。”罗飞说。

热创投中的冷思考

在2006年到2007年的两年大牛市中,上证综指从1000多点起步冲上了6000点高峰,同样带动了众多资金到一级市场寻宝,有上市希望的项目被创投公司筛了个遍,为了争夺项目许多公司甚至不顾风险不惜高溢价入股。

在这样的背景下,罗飞却保持了难得的冷静,并主动放弃了许多同行垂涎的项目。

其中,一家民营高科企业在去年年底突然邀请包括松禾资本在内的30多家机构进行上市前的一轮私募,这家公司的老板是学工的,40多岁,毕业后一直研究光电一体化技术,十年前下海创立了自己的企业,“非典”期间推出红外体温探测仪,公司声名鹊起,近几年公司产品更是进入国防领域,业绩令人刮目相看,保持着将近30%的年复合增长率。

但是在该公司提出的私募方案中,罗飞认为有三点让战略投资者敬而远之:一是风险一边倒,单一大股东要求按预上市价格出售股份,但不同意回购,假如上市不成,先落袋为安;二是股东独角戏,沿发行企业不搞高管和技术骨干持股,研发、管理、市场只有该企业家一手抓;三是公司急于上市,而几个亿的募资投向却仍不明确。

同样,因为及时看透五谷道场公司潜在的风险,罗飞及其团队避免了一场重大的损失。从表面看,五谷道场确实在很多方面符合私募的要求,首先是快速消费品,市场规模非常巨大;其次在罗飞及其团队得到资料的时候,五谷道场成长飞速,2006年时五谷道场在全国的销售额达到5亿,被评为2006年度中国成长企业100强榜首,第三在方便面这个传统的消费品市场来讲,五谷道场有很大的创新。但是很不幸,今年1月份五谷道场就走到了濒临破产的边缘。

“深入研究下来,我们发现2006年五谷道场已经蕴含危机。”罗飞表示,在2006年的时候,整个五谷道场投资额超过5个亿,而整个现金流不足三个亿,五谷道场在全国各地的生产基地是在二线城市急于招商引资的背景下建立的,五谷道场出设备,市场,当地政府出地皮,甚至通过地方政府的担保要求银行提供担保资金,在拼命扩展生产基地的时候,实际现金流难以维系。

“直接拖垮五谷道场的是巨额的广告费,五谷道场2006年在广告推广上花了5000万以上,五谷道场只支付了定金,这些广告更多的是用广告代理商垫资支付。在难以支付巨额广告费后,广告商将五谷道场告上法庭,五谷道场资金链被拉断。我们回过头来看,其实方便面是一个微利的行业,一年投入几千万的广告费这在任何一个正常的方便面企业来讲,都是难以支付的。”

罗飞说:“我们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又一个像爱多DVD这样一夜倾斜的企业?又一个被列入成长企业100强榜首的企业倒下?在创业板推出之际,我们应该提高警惕,哪一个企业是下一个五谷道场?”

罗飞的警惕和冷静与其曾经亲历当年创业板001号兴衰不无关系。2000年时,深圳科技板呼之欲出,当时的“001号”是一家国内外声望极高的生物制药企业,这家企业是国家863计划成果产业示范化基地,1999年利润达5000万元,境外著名风险投资公司和境内知名高校背景的投资公司是其控股股东。在深圳科技板胎死腹中之时,“001号”却用超越自身实力的方式扩张:净资产不足2亿,却投资2亿元建研发大厦买进口设备,原计划靠上市融资来还债,但创业板迟迟未开,产品价格却一降再将,公司业绩大幅度滑坡。“如今,产业园内杂草丛生,五星级研发大厦一直没有启用,进口设备还堆在仓库,当时风云一时的总经理早已远走他乡。”

罗飞及其团队也参与了“001号”的投资,跟踪的时间达10年之久,虽然该项目的股份已经转让出去,但给其留下了深刻的教训:在企业最风光的时候,要考虑风险在哪里。

创投需要欣赏和感恩

对于企业而言,创投扮演了什么角色?对此,罗飞的回答是:投资之前是“一个积极的怀疑者”,投资之后是“欣赏者和鼓舞者。”

许多怀揣梦想的小企业都希望得到创投的青睐,在创投对企业的全面评估,也让企业自己用第三人的眼光审视自己。罗飞说,创投在投资一个企业之前,所应扮演的角色是“积极的怀疑者”。这就意味着创投公司一方面用积极的态度支持企业的发展,另一方面又用怀疑、挑剔的眼光审慎的看待企业的经营。即使创投最终没有投资企业,但是在与企业、经营团队合作期间有一个互动、磨合的过程,也会对企业发展有所帮助的。

在投资前的阶段,经验与热情的平衡对创投非常重要。罗飞认为,从避免投资失败这个角度来说,投资人的经验就很重要,但从不失去机会这个角度来说,投资的热情又显得尤为重要。“就如一个优秀的项目,如果投资人没有看到这个项目积极、有前景的一面,而是畏手畏脚、踯躅不前、优柔寡断则可能会错失一个投资的好机会,但经验也的确有用,可以让投资人判断这个企业家是否是可信的伙伴。”

而在慎重决定投资之后,创投对于企业的角色也将发生转换,成为欣赏者和鼓舞者。罗飞说,“首先创投是一位非常好的欣赏者,在企业经营良好之时欣赏这个企业、企业的经营团队、企业的前景;其次创投又是一位鼓舞者,在企业经营碰到困境之时,能让企业的经营团队看到光明前景,并能鼓动他们信心,陪伴他们成长的、帮助他们度过困境的益友。”

在罗飞看来,创投应该充当着企业家“镜子”,同时又是企业家的“教练”。在企业顺利发展壮大过程中,投资即是欣赏者、是不吝啬的赞美者,同时又时刻提醒着要照照镜,不要忘形,它的潜力还没有发挥到极致,还能继续提高。

“就像刚才所提及的那家光电企业,创投仅仅扮演着被动的财务投资人,为获取相应的投资回报,不能扮演我们所起的角色,我们心里会觉得没有底、不踏实,所以放弃这些项目不觉得可惜。”罗飞说。

罗飞坦言,创投的压力一直存在着,“一是如果手中有钱时,需要有克制、抵御投资冲动的压力;二当我们对企业有承诺之时,承诺不能很好履行、兑现之时及企业发展不如预期之时,我们也会倍感压力。”

在压力之下,心态尤其重要,罗飞认为,创投需要欣赏和感恩。“有了欣赏就会有梦想,有了梦想就会有实现梦想的冲动,有了冲动就会付诸行动,就能看到企业美好的将来。”“具有了一颗感恩的心,就会坦然面对成功失败、各类繁杂的情况,做创投投资肯定是失败的案例多余成功的案例,成功的案例是在不断失败的经验教训中积累沉淀的,如果没有一颗感恩的心,失败后被怨恨、愤怒充斥着,怨天尤人,这样下次的投资就没有一种积极的心态。如果拥有一颗感恩的心,就会冷静分析失败的原因,就会摒弃疑虑,积极地等待下一个投资机会。如果项目投资成功,则是企业家在当初大胆的接纳了我们,能吸揽我们与企业一起成长,此时拥有一颗感恩的心尤其重要。”

公益不是施舍

今年8月29日晚8时,深圳少年宫,羌族少儿合唱团用自己的民族语言演唱了《美丽的羌寨》,少年们天真的脸庞和天籁般的歌声令全场动容,他们代表汶川人民向深圳表示感谢。这个合唱团就是松禾关爱基金 “飞越彩虹” 资助的项目之一。

据罗飞介绍,“飞越彩虹”计划就是在每个民族选择一所学校,建立一个本民族的童声合唱团。合唱团以各民族8到12岁的少年儿童为主要选拔对象,将少数民族地区的孩子们组织起来,了解、保护和传承本民族文化,并将他们推向世界舞台,以民族独特的艺术手段,展现华夏各民族的和谐之声。

到现在为止,“飞越彩虹”已经资助了藏族、羌族、苗族、侗族的少儿合唱团成立,由他们资助的纳西族少儿合唱团也将成立。“主要出发点是让歌声展示民族文化,让歌声伴随孩子成长。这些孩子多是偏远山区的留守儿童,歌声带给孩子们一个丰富的精神世界。在不太长的一段时间中,会发现这些孩子看世界的眼光都不一样了,这也是我们所期盼的。”罗飞说。

赠人玫瑰,手留余香。“也许大家一开始的初衷,是想要帮助这些孩子,但在后来组建合唱团以及和孩子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发现,我们获得的快乐比孩子们还要多。”

松禾基金资助的羌族少儿合唱团有16位小朋友。按此计算,等到56个民族的少儿合唱团全部成立,将惠及到数百个,甚至上千个孩子。“无论大山还是城市,都有非常优秀的孩子,只要你给了这个机会,把窗户打开,一定有看到他越来越精彩的地方。我们与这些孩子是平等的关系,他们在演出中展现了他们优秀的一面,得到更多的是欣赏和关爱,他们更容易自尊自信自立。”

松禾关爱成长基金的另一条主线是大学生的助学。“更多是无息贷款,大家不是施舍和被施舍的关系,而是一种支持和传递的关系,我支持你不是到此为止,而是等你回来传递到下一个同学。”在谈到公益项目时,平等是罗飞经常用到的一个词。

在松禾资本的两个公益项目开展之后,很多机构、朋友都参与进来。罗飞说,其实像做创投一样,关爱基金也是一个社会责任的公益平台,大家用最简单的方式实现公益方面的一些追求。

-人物简介

罗飞 北京大学经济学学士和国际经济学硕士,现为松禾资本创始合伙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兼任深港产学研创业投资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中国技术创业协会常务理事、深圳市创业投资同业公会副秘书长、深圳市管理咨询协会副会长。

曾任深圳安信财务顾问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主持开发中国首个证券数据库,参与组织中国首次网上股票发行;曾任深圳市北大纵横财务顾问有限公司总经理,担任北大方正集团、深圳科兴生物集团、杭州华立集团等多家著名企业财务顾问;担任深圳市同洲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等多家公司董事、监事。具有丰富的投资管理及企业上市经验。

五彩连珠经典手机版下载

贪婪洞窟

女神猛将传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