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用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家用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真明丽身陷困局如何光复江门LED路

发布时间:2020-07-21 18:31:24 阅读: 来源:家用机厂家

“我认为再过一两年,等到LED普及到全世界,江门绝对会成为中国的光谷。”2010年5月17日,真明丽集团技术总监叶国光语出惊人。3年过去,叶国光预言未成为现实,而江门LED产业龙头真明丽集团已陷经营困境,近3万员工如今只剩约2000人,企业转手传言不断。

本文引用地址:投身LED曾想打造“中国光谷”

真明丽2009年仅在江门就有20亿元产值,相当于整个大连市LED产业或台湾龙头企业金源光电产值。叶国光认为江门打造“中国光谷”将大有可为。

1978年,真明丽集团在台北起家,樊邦弘、樊邦扬两兄弟将这间只有10多名员工的小工厂,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灯饰制造商之一,并于2006年在港交所上市。

真明丽总部设在香港,生产则主要依托在江门鹤山的工厂。1989年,真明丽集团开始在鹤山投资,员工从最初2000多人逐渐增加到接近3万人,年产值也超过了50亿元。

“共和镇的人口也不过2万多。”鹤山市共和镇党委委员钟志军说。共和镇原是一个荒凉小镇,真明丽的到来,带旺了这个小镇。资料消失,真明丽1989年投资鹤山时,先在鹤山港码头成立了银雨灯饰有限公司,1996年搬迁到共和镇。目前真明丽在共和镇主要有4个生产厂,厂房面积超过6万平方米,使用和储备土地上千亩。

真明丽集团赖以起家的核心产品是装饰灯,尤其是圣诞灯饰,近年则开始介入LED产业,成为少数几家有能力进行LED产业垂直整合的企业之一。叶国光在2010年5月“民间拍案”论坛上曾披露,真明丽集团芯片核心技术超过1000件,实现了LED产业技术自给。而在技术之外的产业规模指标上,真明丽2009年仅在江门就有20亿元产值,相当于整个大连市LED产业或台湾龙头企业金源光电产值。因此,叶国光认为江门打造“中国光谷”将大有可为。

员工剧减 近3万人只剩约2000人

共和镇真明丽厂区人多的时候,一位贩卖珍珠奶茶的阿伯一个月净赚了4万元。

但在光谷预言3年多后,真明丽集团并未如预期成为江门“光谷”领头羊,经营反而急转而下,为江门LED产业发展战略带来不确定性。

LED产业是江门重点发展的三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江门2009年曾出台了全国最优惠的LED产业扶持政策,期望其能成为千亿产业,近期目标则是2015年达到500亿元规模。但在2012年,江门LED产业产值仅200亿元,龙头企业真明丽集团经营遇困,企业转手传言不断。

“(以前)这里一到下班时间,你是看不到马路的水泥地面的,一眼望去都是熙熙攘攘的人头,”共和镇招商办主任冼健辉站在真明丽工厂门口,讲述了3年来真明丽的变化。在2009年夏天,这里一度有员工近3万人,而现在只剩约2000人。

冼健辉记得,往年夏天后,真明丽工厂出口大街就会封掉一半,这里会搭起临时帐篷赶工组装灯饰。有一位阿伯在这条街推着小车贩卖珍珠奶茶,有一次他很激动地说一个月净赚了4万元,“一杯1元的奶茶,成本3毛,净赚7毛,意味着一个月卖出约6万杯,一天2000杯。”

11月8日下午5时,真明丽工厂下班时间,工人们一涌而出,队伍看起来仍庞大。但附近街道则显得冷清,工厂门口只有几位卖水果蔬菜的摊贩和几个摩的司机。南都记者从共和镇获悉,真明丽如今员工实际只有2000人,只相当于巅峰期1/10。“真明丽往年每天电费就10多万,今年1至9月份,真明丽用电2200万度,折算平均每天电费有6万多。”

2009年后,江门高新区将LED产业作为重点发展领域,提出打造全国乃至全球最大LED产业基地。真明丽、奥伦德、一诠、德西力等一批企业进驻高新区。但时至今日,真明丽在高新区厂房还未投产,耗巨资进口的生产设备则转运到了共和厂区。真明丽高新区项目搁浅,业界传闻系因政府补贴未兑现,在真明丽进口四五台设备后,政府只补贴了一台设备的1000万元,而后续设备未按照政策继续补贴。南都记者联络高新区与江门经信局,未能核实此消息。

转移越南 省了人力却困于生产效率

“我后来听说,他(樊邦扬)曾说自己没想到,到了越南人力成本降低了,但工人不干活啊,生产效率可能相当于中国的1/5。”

真明丽近年发展遇到的困境,在钟志军看来其关键是人力成本,“2009年开始,共和镇的劳动力成本以每年30%的速度增长,这几年已经翻一番有余。”

真明丽集团起家,优势就在于依托低廉劳动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近年来劳动力成本上升后,真明丽也已开始转移之路,相继在天津、四川以及越南设厂。“尤其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国外灯饰市场萎缩,老外以往习惯是每年买新的,现在到了圣诞节,就把往年的灯饰拿出来继续用。”冼健辉说,真明丽转型LED也是市场发展的必然,灯饰产品曾经占据真明丽一半以上产值,近年已陆续缩减比例。

“目前的状况正像台湾曾发生的那样。中国人再也不想在工厂工作了。”2010年5月美国《商业周刊》报道中,樊邦扬称这是他将工厂转移到越南的原因。“他付给越南工人的工资是每月100美元,是中国工人工资的三分之一。”《商业周刊》报道说。

“我后来听说,他(樊邦扬)曾说自己没想到,到了越南人力成本降低了,但工人不干活啊,生产效率可能相当于中国的1/5。”共和镇有关人士称,真明丽越南工厂2010年7月完成,约有员工3000人,但“在越南工人不愿加班,丢一句‘我明天有事不来了’就走人。而在共和厂区,工人请假要层层申请批准,不批准不能走。”

这也是樊邦扬近年频繁去越南的主要原因,因为生产力低下,面对加急订单就束手无策,越南工厂经营并不顺利。

双重困境 产业宏图受制资金和技术

在2011年后,真明丽业绩不断下滑,2012年亏损6.17亿港元,今年则继续预亏。“LED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技术上还不怎么样,在国际上并不先进。现在国外已经在研究第三代的LED了,但我们的第二代还没有搞得很好。”原江门市委政研室主任李超奇说。

在2011年后,真明丽业绩不断下滑,2012年亏损6 .17亿港元,今年则继续预亏。真明丽2007年股价最高18.34港元,2010年已跌至六七元港元,今年更继续大跌,昨日收盘仅为1.83港元。为因应亏损,真明丽不得不卖掉了位于香港尖沙咀科学馆道9号新东海商业中心地铺和地库1楼的香港办公室及展览厅。

在中国大陆,真明丽也在利用各种方式解决资金困境。真明丽江门高新区工厂2010年6月签约,计划投资20亿元,如今搁浅原因正是资金问题。

共和镇有关人士称,真明丽近两年都在寻找买家,希望变卖共和资产,但一直没有人接盘。真明丽去年已经变卖了一处占地100多亩的厂房,接手者是江粉磁材,该处厂房原为一家电池厂,真明丽收购后将其长期作为仓库使用。此外,据传康佳、美的、清华同方都曾与真明丽接触洽谈,内容则是将并购真明丽,樊邦扬家族将退出。

南都记者从共和镇获悉,真明丽集团2011年6月曾制定一份《广东真明丽绿色光源孵化器建设项目》计划书,计划投资100亿,建成区域光源工业园,使之成为新的国际新光源之都。而该计划书分析风险时指出,随着市场需求和技术的不断变化,项目存在产品或技术落后的风险。而真明丽近年表现显示,这一风险已经成为了现实。樊邦扬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承认此点,但认为必须继续加大投入,才能解决订单下滑、产能过剩、设备老化等问题,把握住未来的机遇。

“叶国光的出走是一个先兆。叶国光作为搞技术的,肯定对LED的前景是有所了解的。”长期研究江门经济问题的原江门市委政研室主任李超奇说,真明丽在2011年后问题已很明显,尤其在叶国光离开后,困境更为明显。“LED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技术上还不怎么样,在国际上并不先进。现在国外已在研究第三代的LED了,但我们的第二代还没有搞得很好。继续这样走下去的话,我们的LED产业肯定会受制于人。另外,成本无法降下来,产品稳定性跟不上,LED在国内的市场是不可能大量进入家庭的。”李超奇对江门LED产业发展前景并不看好。

真明丽董事长樊邦扬回应

南都记者辗转通过其秘书联络到目前在境外的樊邦扬,樊邦扬称此前诸多传言不实,他将在近日返回江门后,统一予以回应。

Wiki宝典

Gradle运用在组件化中

Android 开发环境搭建

18 Markdown 代码高亮